无声的欢笑与泪水,沉没是金

2019-09-21 01:05 来源:未知

今年的奥斯卡获奖影片《艺术家》是黑白默片~在看之前对此片是怀疑态度的,做好了可能会看不下去会昏昏欲睡的准备。毕竟是我此生第一次看黑白默片,连赫本早期电影也已经是有声的了。再加上去年获奖影片《国王的演讲》我也是本着尊重崇敬奥斯卡的权威而强迫自己耐着性子看完最后再回想才觉得是好片子的片子。出乎意料的是,《艺术家》开头就抓住了我的注意力,中途抓着我的心拧一拧揪一揪,结果看完让我彻底臣服。没有台词全靠配乐的影片,也让耳朵过足了瘾,古典乐器的魅力大放异彩。影片讲述二十年代末期有声影片开始出现,默片渐渐被取代,风靡一时的默片明星乔治在这样的更迭中陷入困境,个人破产、家庭碎裂、仆人跳槽…而曾经关注提点过的女星佩蒂从跑龙套的无名辈逐渐成为好莱坞一线明星,佩蒂善良可爱热情迷人,最后在佩蒂的帮助下,差点自杀的乔治找到了自己继续艺术生涯的方向。大团圆的结局在影片最后一分钟里黑白默片出现了台词,不得不说导演的拿捏刚刚好!影片开头时乔治自信满满的带着自己的爱犬和观众谢幕,转动身体,挑动眉毛,有腔调。中间有很多桥段是乔治和佩蒂互相爱恋的情感流露,让人甜蜜的会心一笑。乔治隔着帘布看到帘布下面佩蒂的双脚在跳舞,他也跟着跳起来,那一段我看到佩蒂也在乔治的心上跳舞。还有一段是佩蒂跑进乔治的化妆间,看到挂在架子上的西装外套,于是她穿进自己的一条胳膊,头靠着西装领子上,假装是乔治搂着她,一脸柔情。看得人心都融化了。前半部都在笑,后半部都在哭。从乔治决定离开电影公司自己花钱继续拍默片但票房惨遭失败开始哭,虽然没有台词,但是乔治的挣扎无奈绝望…种种情绪,被刻画的很动人,所有东西被拍卖结束,乔治还强颜欢笑保持礼貌保持风度,看的让人非常心痛。但这却是那个年代很多默片演员下场的真实写照。让人泣不成声的一段是乔治在家中放火烧自己曾经电影的胶卷,险些因火灾命丧黄泉,他的爱犬飞奔出去找来警察才救他一命。此片有很多煽情戏都是这只小狗做出来的,我觉得奥斯卡可以把最佳配角颁给它了。不过有佩蒂和爱犬的帮助和爱,一切都会好起来,导演顺应观影者的心理,完美结局是必须的了。向导演致敬。向黑白默片致敬。

   在金球奖和英国学院奖受捧,在奥斯卡获得10项提名,恺撒奖也忙不迭地把“最佳”们送给《艺术家》,乐于骄傲的法国人早就不厌其烦地列数导演米歇尔·阿扎纳维修和让·迪雅尔丹的好。这从法国媒体的评价指数和票房曲线就可以看出端倪,今年1月中旬,《艺术家》重新上映,每周票房都稳定在10万人次以上,全球总票房已突破7000万美元,这对于一部没台词、没场面的默片可谓奇迹。即便苛刻如《电影手册》和《解放报》,也在批评中对《艺术家》留有余地,新闻中常能见到导演手握某座奖项,“阿扎纳维修和迪雅尔丹将继续歌迪亚的凯旋吗?”如果这一切真如片中的那个Happy Ending一样,怀旧的宝是押对了。今天的法国人已无法像卢米埃尔、百代和新浪潮时期那样,充当世界影坛的旗手,用一部精心模仿的默片,打造成电影史的“新化石”,这也算是一种取巧的成功。
  
    从早期电影到默片再到有声片,欧洲和美国电影在这三四十年中是并存的。除了早期的好莱坞风格,一战后还有德国的表现主义和法国的印象主义足以大书特书。但是在今天的电影史上,好莱坞银幕才是声音变革的主要见证。《艺术家》的主题是“一个默片明星的沉沦”。若是细究起来,也会发现掺杂了印象主义的主观手法(如内心痛苦时的叠影),并不全是好莱坞传统。迪雅尔丹饰演的乔治,是卓别林、道格拉斯·范朋克和吉恩·凯利的混合体,一个孤独地挑战时代的悲壮英雄。迪雅尔丹本人的气质和擅长领域,却一直在法式喜剧方面,他的嬉皮笑脸和玩世不恭,总让人担心冲淡了背景的沉重。导演阿扎纳维修用了一个老套的爱情故事,让影片在怀旧的包裹中变得轻快。女主角贝莱尼丝·贝乔(也是导演的妻子)的面孔,完全不像当时好莱坞女影星风格。这种有点“私心”的“出戏”,其实也可以看做导演刻意为之,与声效的偶然跳出一样,提醒观众“默片”早已不存,此片仅是仿作。更何况在电影史上,不少伟大的默片导演和演员,都在无声到有声的转变中,因为对新艺术的“固执”理解而被时代抛弃,因为他们就像片中的乔治一样坚信,“有声电影是电影的堕落,用听觉去辅助理解,艺术潜力即被扼杀。”
  
    当年《OSS117之开罗谍影》在法国影坛一炮打响,米歇尔·阿扎纳维修,这位姓氏古怪的年轻导演就开始在银幕上耍他“复古、戏仿”的绝技。相比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彩色间谍片,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黑白默片更难把握。因为年代的久远和技术的断层,除非你真正抓住了时代的精髓,拍出“乱真”的质感,或是像《无声电影》(梅尔·布鲁克斯)那样干脆恶搞讽刺,否则反而会落得个拙劣的山寨印象。阿扎纳维修当年还在Canal+做电视编导时,就攒出过一部《美国经典》,用多部好莱坞影片拼接出一部并不存在的新片,显示了他对类型片元素的体会和消化。在《艺术家》中,画幅比、帧数、配乐、片场细节都在逐一复制经典,阿扎纳维修要在自己熟悉的一百多部默片中,寻找前人的习惯和时代的索引。那些如今已少见的打光和构图又出现在银幕上,伴随着贝乔笑容中颤动的假痣,迪雅尔丹疯狂地撕扯着胶片,二人见面时的上下站位等等,都可以体会到导演的用心,《爵士歌王》并没有终结默片,有些手法其实还在延续。
  
    除了摄影和配乐等显而易见的技巧,许多特效也在“欺骗”观众的视听感。因为对现在的黑白胶片成像效果不满意,《艺术家》采用了彩色胶片拍摄再洗成黑白的技术,模仿出1920年代的解析度。此外在拍摄时使用的22帧速度,更有一种默片时代才有的急促感,并给人物带来了一种天生的喜剧效果,让乔治这个角色的举动更加令人信服。阿扎纳维修的“玩心”还在某些场景上别有趣味,譬如乔治的那个诡异的梦境,除了他本人,其余一切声效俱在,车鸣、狗吠、电话铃、女人的笑声……乔治更像是代替观众穿越到了80年前,用一种超现实的手法来突出有声设备对于电影制作、电影理论的颠覆性。间幕的使用也是默片独有的特色,除了必不可少的叙事交代,在《艺术家》中用了一次“Bang”来实现对观众情绪的“误导”。说来这些小技巧在早期影片中多有使用,如今再来翻看,多少是触动了各大奖项评委的情怀。再加上影片本就是回溯了电影圈里的“往事”,制片人与明星的对抗、新人的梦想、戏中戏的暗喻等,如《雨中曲》和《一个明星的诞生》,阿扎纳维修不把自己当外人,旁观回录了好莱坞的潮起潮落。
  
    传统的戏剧性设置,纯粹的人物关系,这让《艺术家》中内在叙事的地位让给了更加明显的外在技巧。但这也更加考验两位主演的配合,在《OSS117之开罗谍影》中贝乔和迪雅尔丹的爱情还有台词依靠,可在《艺术家》中,就只能靠纯粹的表情和动作来完成。抛开复古的情怀和考据的技巧,片中佩蒂和乔治间难能可贵的爱情,或许才是普通观众被这部影片打动的原因。这不是新浪潮,也不是后现代,浪漫本来就很简单,只是一见钟情的互慕。乔治与妻子的感情冷漠,导演仅效仿了《公民凯恩》的几个镜头就足以交代,但在与佩蒂若即若离的关系上,我们看到了诸多经典爱情片中的桥段,并不局限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也可以说,这部《艺术家》是阿扎纳维修献给自己和贝乔的情诗。在向好莱坞致敬的同时,这个法国男人也不忘向阿根廷裔的妻子传递另一种痴情。
  
  Luc,2012年2月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彩8彩票平台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无声的欢笑与泪水,沉没是金